愿生命化作那朵莲花!这是中国动画电影的哪吒时代

        时间:2020.07.2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1905电影网专稿 沉睡了178天的中国影院,终于在7月20日醒来。早在三天前,7月17日的下午5点40分,中国电影“巨龙”苏醒后的全国影院复映第一张票,就在开放预售的第一时间售出——这张票,就是《哪吒之魔童降世》


        无巧不成书,哪吒这个“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国漫小英雄,正是千万电影人经历了疫情天灾后坚持至今的缩影;这一张极具纪念意义的电影票,恰恰足以证明——电影人就是自己的英雄;当去年的票房冠军遇见今年的第一张票,似乎预示了中国电影再攀高峰的好彩头……


        话说回来,《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去年打破中国影史票房纪录直登榜眼绝非偶然,事实上,中国动画电影,已如盛夏绽放的那朵莲花,进入了哪吒时代。



        盛夏火莲·“魔童降世”晕染的少年群像


        许多人儿时对哪吒的第一印象,来自86版《西游记》中的哪吒三太子,然其魅力在西游四人组的主角光环下大打折扣,戏份甚至不如更像哪吒本身的红孩儿;


        86版《西游记》剧照,左为哪吒,右为红孩儿


        四年后的电视剧《封神榜》中,俊朗外形的哪吒终于成了众主角之一,甚至电视剧片尾曲就是一首哪吒主题曲。


        90版《封神榜》中的哪吒


        但实际上,哪吒真正的动画形象早在1961年就已经问世,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万籁鸣唐澄联合执导的中国动画里程碑式作品《大闹天宫》中,极具传统艺术色彩的哪吒形象就作为孙悟空的强劲对手之一出现在了大银幕上。


        《大闹天宫》中的哪吒的三个头神态各异,惟妙惟肖


        与《大闹天宫》齐名的中国动画经典则是1979年的第一部大型彩色宽银幕动画长片《哪吒闹海》,片中少年哪吒对父权的反抗精神让人动容。多少年来,少年哪咤明眸若水、白衣胜雪,在暗如黑夜的暴风雨中横剑自刎的一幕仍历历在目,这种深沉的悲壮意境,随着中国动画片一度低龄化和商业化而消失殆尽。


        《哪吒闹海》某种意义上是父子版的“霸王别姬”


        此后的几十年,中国动画影史的两座双子高峰《大闹天宫》《哪吒闹海》一度遇到了“后无来者”的困境,哪吒形象(甚至与之相关的动画形象都)一直没有跨越性突破,尽管一度出现了《十万个冷笑话》这种给人眼前一亮造型的春丽版哪吒,但掀开互联网调侃的外衣,依然是拼凑复制的商业化内核。


        口碑高开低走的《十万个冷笑话》中的哪吒


        “哪吒荒”一直到去年才得以解决,换言之,去年是真正意义上的动画“哪吒年”。不必说《哪吒之魔童降世》破50亿的票房,也不必说扎心的剧情与炸裂的特效,单是对原著中不近人情的父子决裂片段的成功改写,就足以反映当代中国动画创作者的时代触角与创新意识。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李靖应该是对这一形象前无古人的人性化改编


        同一年,口碑佳作《罗小黑战记》中再次出现了少年哪吒的形象,其“不高兴”的个性与小黑“没头脑”的风格喜剧效果十足。


        《罗小黑战记》中的哪吒(右)


        与此同时,由《白蛇:缘起》导演赵霁及原班团队历时四年制作的《哪吒重生》也已制作完成,该片入围2020年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WIP(Work in Progress)”单元,预计将于今年暑期档与观众见面。从目前释放出的物料上看,这应该是一部赛博朋克风格的哪吒动画电影。



        上周,改编自马伯庸现实主义奇幻小说的《哪吒传奇·龙与地下铁》同样释放出一批概念设计图,传统集市与未来科技相结合的蒸汽朋克风的哪吒故事同样让人期待。



        至此,我们可以宣布:中国动画的“哪吒时代”已经伴随着盛夏开放的莲花悄然来临。不管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对经典传说的合理改写,还是《哪吒重生》和《哪吒传奇·龙与地下铁》对哪吒未来的科幻想象,都是对于哪吒这一“宝藏男孩”潜力的创造性挖掘,必将激发出中国动画人更多的创意组合与灵感路径。



        更重要的是,从经典款的《哪吒闹海》到创意版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真正能够成为里程碑式作品的原因并不是从2D到3D的技术进步,而是人物的饱满与情节的动人,无论是“割肉还母,剔骨还父”的少年壮士,还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少年英雄,哪吒形象都是对时代最鲜明的映照,而从忍让自刎到向命运宣战的情节转变也反映了当代国人更为积极进取、勇往直前的思想意识。


        与此同时,哪吒的形象本质是一个叛逆少年,一个天真儿童,对于这一形象的刻画一直是中国动画,乃至中国电影有一定缺失的薄弱环节。从哪吒这一具有神话色彩的少年形象入手,不仅能够最大程度发挥动画作者的想象力,还可以在更自由的动漫创作中全面展现当代少年儿童的风貌,为中国动画、中国电影的少年形象做出良好的铺垫。


        话说回来,中国动画的“哪吒时代”所承接的,正是《大圣归来》开启的“大圣时代”。


        金猴奋起·“大圣归来”开启的自我拯救


        书接上回,正当《大闹天宫》与《哪吒闹海》两座中国动画片的高峰在历经三十余年一直难以被超越之际,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横空出世,当3D技术遇见东方美学,当好莱坞公路片结构碰撞中国神话故事,当拯救世界之前要先拯救自己,一个与中国动画一同归来的“大圣”诞生了。



        实际上,孙悟空这一形象不仅是最具特色的中国印记,同样是最早的中国动画形象之一。早在1941年,中国动画泰斗万氏兄弟执导的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中,就出现了活灵活现的孙悟空,这一形象吸收了中国戏曲造型艺术的特点,更显得生动有趣。


        早期中国动画难免受迪士尼影响,所以《铁扇公主》的大圣有点米老鼠的影子


        其后同样是万氏兄弟操刀的《大闹天宫》,则通过闹龙宫、反天庭的故事,突出地表现了孙悟空敢做敢当、机智乐观、大胆反抗天威神权的无畏精神和斗争性格,颇具时代进步意义。这一汲取戏曲灵感的大圣形象一连影响了几代中国动画人,就连上世纪最后一部经典动画《宝莲灯》也沿用了这一形象。


        《宝莲灯》中的孙悟空依然是戏曲脸谱,最大的惊喜要数陈佩斯的配音


        真正的形象突破无疑还是《大圣归来》中的长脸马猴——当然不止于其外形。其最大的突破还在于复杂人性化的性格塑造。正所谓“一念成魔,一念成佛”,我们终于见到了兼具魔性与佛性双重心境,共享怯懦与勇敢双重特质,同时承担着救人与自救双重使命的最像“人”的孙悟空,从而真正打破了传统神话形象的禁锢,让孙悟空战天斗地的使命回归人的心灵,自我拯救成为了孙悟空与观众同时面对的心灵困境,大圣也进而成为了观众在银幕之镜照到的自己。



        与此同时,《大圣归来》的成功也为其续集的自我超越提出了高要求——其续作《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目前已发布水墨版海报,东方美学与动画特效在五年后相信能碰撞出更加灿烂的火花。故事应该是《大圣归来》五百年前的前传,其中作为大圣对手的哪吒形象又会有哪些突破,无疑都是创作者值得特别书写的篇章。



        不难看出,新世纪中国动画从2015年开启的“大圣”“哪吒”两个时代,正好对应上世纪从六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末的《大闹天宫》与《哪吒闹海》两座高峰,同样的人物原型和故事框架外衣下,是更加贴近当下生活和响应时代呼唤的角色塑造和内涵创新,历史的再度映照带来的从来不是原地踏步,而是“见山又是山”。


        展望未来,哪吒之后的下一个时代又将由谁开启呢?《哪吒》彩蛋中的那句“姜子牙,你可知罪?”似乎已经给出了答案。因疫情迟来半年的《姜子牙》无疑已经让太多影迷翘首以待,这种压抑带来的报复性观影消费想必会成为下一个时代提前来临的信号。



        从此前释放的海报上苦大仇深的表情来看,片中的姜子牙无外乎又是一个身处拯救苍生和拯救自己双重困境的中年男子——正如2015年归来的大圣,都是国产动画英雄“中年危机”的代表,而这,也将与“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叛逆小哪吒一起,构成中年、少年双轨国产动画叙事线,在传统神话无穷无尽的宝藏瓶里,在独立于世界之林的东方美学晕染下,在不断的交叉融合和化学反应中,齐头并进。


        文/大陆